世界上首次全程漂流长江的探险队中惟一的女主漂队员是谁?

[来源:网民提供 | 浏览:4002709 | 收藏这网页]

生活小百科网:请说出名字这里专家的回答会让您满意

吉胡·阿莎 她是世界上首次全程漂流长江的探险队中惟一的女主漂队员,被誉为当年中国最勇敢的女人。她是法国的畅销书作家。1992年她创作了以长漂为背景的纪实小说《扬子江的女儿》成为当年法语地区最畅销图书之一。

  她把婚礼放在拿破仑和约瑟芬举行婚礼的巴黎圣母院。她曾是伦敦的百万富翁,她通过贱买贵卖,成了成功的房地产商人。她与丈夫的离婚成为当时英国最激烈的离婚案之一,这场官司让她损失了600万英镑的财产。

  她的肖像被牛津博物馆收藏,肖像下方写着这样的话:我要做我想做的一切!

  现在,她回到了大凉山,在邛海边拥有200亩果园,种下各种果树。傍晚,她习惯在青砖瓦房前的橡树下面朝邛海,细品咖啡……

  1月17日中午,已过不惑之年的吉胡-阿莎回到了成都,她在北京刚刚完成了自己的新书,名字就叫《吉胡·阿莎》。就在21年前,这个还只有20来岁的女孩子只身来到成都,报名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这次“长漂”,前后有11名队员消失在滚滚江水中,“我绝对不会死”,吉胡-阿莎抱着这样简单的想法,从沱沱河一直漂到上海。这一年,她以中国最勇敢的女人身份成为《人民画报》1987年第一期的封面人物。

  “有人死了,我活了下来,我的生命必然将翻开崭新的一页”,吉胡-阿莎在自传里这么写道。“长漂”彻底改变了吉胡-阿莎,从此她再也没有在江河里漂流过,她将漂流从长江划向人生。

  漂流前:刑警

  小时候与男孩子打架全胜

  “长漂”是我们记住吉胡·阿莎这个名字的最好背景,对她的采访从北京图书订货会一直持续到成都,因为很多人都很好奇,这个女人当年为什么要选择死神相伴的“长漂”。吉胡-阿莎说:“其实我从小就像男孩子,敢爱敢恨,喜欢打架。我还记得小的时候和哥哥到成都,和小子打了不少架,我保持着全胜的纪录。打架嘛,就是靠一种气势,我力气不大,但属于打起来就不要命的那种,所以别人就害怕了。到后来,看到一个似乎比较‘拽’的人,就会拍拍他:你打架很凶哇,来打一架嘛。”

  吉胡·阿莎的第一个职业是刑警,选择这个行业就是因为她看了《福尔摩斯探案》,在1980年的高考,分数只上了中专录取线,于是她报考了泸州人民警察学校刑侦专业。毕业后在当地公安局刑警队工作的几年,吉胡-阿莎和同事一起,破获了多次凶杀案和毒品走私案。在地方上当刑警,什么事都要做,拍照、画图、审问嫌犯,甚至解剖尸体都要自己动手,“我从来不觉得女人就要比男人弱一点,当然,我觉得可能是我虚荣心太强了,特别喜欢表现自己,如果别人都不敢去做,我就要去做,而且要做得很好。读书的时候,老师评价我的时候是这么说的:这个学生喜欢出风头。”

  长漂:女主漂

  她是中国最勇敢的女人

  1986年3月25日早上,吉胡·阿莎从广播里听到关于报名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的消息,就萌发了报名参加长漂队的想法。经过公安局领导的同意,她来到成都报名参加长江漂流。这次长漂,共有四名女队员参加,其他三名主要负责后勤工作,吉胡-阿莎是惟一女主漂。回忆当时的事情,吉胡-阿莎说:“她们是段落大意,我是中心思想,我们后来去新都桥、大渡河水上训练,事实也证明我就是中心思想,没有办法。我天生喜欢挑战,我喜欢在关键的时候把自己才能展现出来。”

  在当年,长漂充满艰辛,有时候甚至连饭都吃不上,有些队员当时曾说:“早晓得是这个样子,老子肯定不会来长漂。”饭吃不上还不是大事,艰难的漂流行程充满危险,队员殒命长江是时常发生的事情,昨天还是队友,一天后就人鬼殊途。吉胡-阿莎说她自己当时没有犹豫过,“要犹豫就不来了。我们宣了誓,媒体、老乡,大家都在看着,在那种情况下,我觉得我就像一个勇士一样,那就上了。整个漂流,我根本没有想过我会死的问题,虽然别人的事情就在我眼前发生了,但我真的没有想过安全与否的问题,我觉得这事就不会发生在我身上。说实话,当时我们每天都在紧张地上船、放船、下船,根本没有时间去想这个问题。

  回头:后遗症

  至今不敢乘坐地铁

  整个长漂,吉胡·阿莎最难忘的是老君滩,老君滩漂流难度不亚于虎跳峡,这个滩下还有一个老君洞,洞口比密封船大5倍,三分之二的江水被吸进,一旦密封船进洞,搞接应的人只能看着漂流队员进洞而无法采取任何救援措施,生还的机会几乎为零。吉胡-阿莎这次的漂流给她带了一个恐惧封闭环境的后遗症,“当时我先进去,因为是封闭的,里面的空气很浑浊,在里面一个人待的1分钟时间里,我觉得我快崩溃了。那种心理的恐惧感在这个密封的环境会放大,让我有一种被活埋的感觉,处于一种绝对被动的位置。这一分钟给我后来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我不敢待在一个密封的环境,在北京、巴黎,我不能坐地铁。我去南非的时候,他们邀请我去地下看金矿,我都摇头拒绝”。

  21年后,吉胡·阿莎再谈起长江的时候,表示不会再干这样的事情了,“如果长漂要是现在开始话,我肯定不去了,生命是最宝贵的,长江永远都在那里,人家美国人是当成体育运动,我们当时呢就认为这样就是爱国,整个是两回事。活着是很不容易的,我从金沙江过,看着江水,我觉得当年漂流长江的那个人不是我,是另外一个人”。

  在自传里,吉胡·阿莎讲述了自己的长漂故事,接下来,她准备再写一个其他长漂队员的故事,“当年同样经历了这样命运的人,他们会怎样?我的人生就是一场长漂,我觉得现在我已经漂到大海了,所以我才能平静地记述当年发生的故事”。

  写作:去国外

  记者很牛,我要比他们还牛

  “这是一个必然,长江把我带到了大海,我也必将面对更为广阔的未来,长漂都过来了,还有什么比生死面前的漩涡更难趟呢。”阿莎收获的不止是勇气,“长漂对某些人来说是一个高峰,但对我来说是一个新的起点,我的人生演出刚刚开始。我也没打算回到原单位,当时听说已经要给我涨工资了,但我觉得这些都没有意思,对我的人生没有什么作用。长漂的时候认识了很多记者,看他们很牛的样子,我就下决心再次高考,读新闻系,我要比他们还牛”。

  因为后来和法国影帝阿兰?德隆的关系,吉胡·阿莎认识了法国大使馆的朋友,她到法国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写长漂的故事,朋友们笑她说,全世界很多作家都想在这里出名,你凭什么啊。吉胡-阿莎憋着一口气,硬是写了《扬子江的女儿》,这本用中文写完的书经过朋友翻译成法文后却成了当年的畅销书。在吉胡-阿莎的生命中,这样干一件成一件的事情还不少。吉胡·阿莎认为,自己能成功,最可贵的就是单纯地做一件事情,“你要是去单纯地做一件事、爱一个人,我不相信你得不到,但你如果是一个三心二意,左顾右盼的人,就很难。”

  发财:房产商

  最多时,光伦敦就有10套房子

  在英国,吉胡·阿莎无意中发现了她赚钱的本领,那就是买卖房产,从中获利。吉胡·阿莎买下的房产,最多的时候,光伦敦就有10套房子,此外在美国和比利时也有她的房产。吉胡-阿莎说,买卖房子能赚钱,运气是其次,关键是自己的诚意。

  吉胡·阿莎买房子之后,想的不是怎么很快卖出去,而是把房子按照自己要长住的考虑精心装修,她说:“为别人做和为自己做都一样,你这样做,哪有卖不出去的?如果一开始就想,我要赚钱,我要整一笔,什么都偷工减料少花钱,这样在国外绝对卖不出去的。”吉胡-阿莎卖了第一套房子,以80多万英镑成交,赚了40万英镑。后来,她开始在剑桥买下一些房子,然后按照自己的风格装修,一转手就能赚15万、20万英镑,“我在各地旅游过,我喜欢美国的开放式厨房,法国的落地式窗户,剑桥那边有不少美国人,他们不喜欢英国式的住房,而对我的房子特别感兴趣”。

  如今,吉胡-阿莎在英国只剩下一套房子,她因为和丈夫离婚,损失了600万英镑的财产。但吉胡-阿莎现在更愿意慢慢把邛海旁的果园打造成自己的伊甸园。回到中国后,和当初结束长江漂流一样,吉胡-阿莎沉淀下来,开始整理自己的故事,并计划今后以每年一本书的速度写作下去。

  对于一个生性喜欢挑战、喜欢尝试不同风格的女子来说,她的身边一定也不乏优秀的男人。但是在自己的书里,吉胡-阿莎只字不提爱情,“我觉得自己至今都没有遇到真正的爱情,以前以为是爱情的,现在看来,其实不是的,那只是一段段恋爱的经历。”

  长漂之前,吉胡-阿莎也有一两段朦胧恋,她说其实这根本算不上恋爱,“我当时比较喜欢那种不爱说话的男生,我认为他们肯定很有内涵,不跟其他人搅在一起,结果后来接触吧,他们不爱说话,是因为他们真的没有什么话可以说,唉”。

  吉胡-阿莎向往的爱情是互相忠诚和无条件付出的,但这却让她吃到苦头,长漂之后的第一段感情经历是通过阿兰?德隆认识的法国大使馆的外交官,她和这个外交官一起到法国,后来这个外交官派驻里斯本,有了新的女友,这段感情就这么结束。吉胡-阿莎倒并不因此多难过,因为在法国对她打招呼、吹口哨的帅哥多的是,成为她丈夫的凯文就是其中之一,最初凯文还没有多少钱,他就向吉胡-阿莎建议,先住在一起,等有了钱再结婚,结果吉胡-阿莎马上顶了回去,“要结婚,OK,但别指望我同意搞这个非法同居的事,什么先同居后结婚,少来!”因为阿莎的坚决,这才有了后来在巴黎圣母院举行婚礼的事情。

  和凯文结婚后,吉胡-阿莎说她一直忠实于自己丈夫,但没有想到仍然会被背叛,她随后回到了中国,并在成都机场偶遇一个叫阿木的男人,但这段恋情也以阿木另娶别人而结束。至今,吉胡-阿莎还保持着单身状态,“这样也好,再也不需要为一个男人吵架,为一个男人而生气。我可以安静照料我的果园,至少这些树、这些草不会背叛我。”

  • 如果您发现我们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告诉我们.
  • 本站所选文章由网民提供,文章内容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