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晚会节目

[来源:网民提供 | 浏览:5744727 | 收藏这网页]

生活小百科网:我们公司要举行春节联欢晚会,要我们部门出节目,我们部门只4个女,3个男的,我想出一些比较搞笑的节目,比较创意的,希望大家帮帮我。谢谢!这里专家的回答会让您满意

可以表演一段幽默短剧,

剧本,可以参考一下

演员:朱英台 梁山百 马文才 院长 朱英台父母 群众演员若干
一至三幕气氛轻松幽默,第四幕开始转向深沉煽情。

第一幕 朱家
朱父:(来回踱步)不行,不行这种学校怎么可以让女儿去读,我们家族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呀?
朱母:我说可以就可以,女儿要去就让她去。
朱父:呦呵,乱套了。这家里到底谁说了算?!!
朱母:我!!
朱父:太嚣张了(语气突然变软)5555一直是你说了算,怎么从来不给我一点权力.

第二幕 学校
旁白:朱家小姐欲上的高等学府正是享誉海内外的”哈佛”,所谓”哈佛”顾名思意就是”哈尔滨佛教男子学院”,学校环境幽雅,书声朗朗,这天朱小姐来到这学校.
(朱英台登场,一身嘻哈装扮.)
朱英台:看来我是来对地方了,这正是我梦寐以求的大学.
梁山百登场”我没钱没地位,因为我爸他没职位,我一点也不惭愧,因为他不可能受贿”
朱英台:哇~~(梁山百被吓了一跳)
(定格)旁白:就是这短短的0.01秒的尖叫,一段缘分开始了。
朱英台内心独白:哇,真是太有味道了.他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吸引人,就是他了.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梁山百内心独白:干嘛死楞楞的看着我,想打劫?我可没钱呐。没见过帅哥吗?大家都是男人何必呢?不好,他要劫色?难道他就是最近频繁出现的采花大盗?哎呀呀,不敢往下想了.我们学校什么不出, 就出这号子人.
朱英台:你好,我是新来的,叫朱英台.这位同学怎么称呼?
梁山百:我叫梁山百.
二人同时:不会吧,那么巧.
朱英台:我是朱元璋的朱,朱---英台.
梁山百:一百二百的百,梁山百.
朱英台:我在A班,请多关照.
梁山百:我们是同班同学,呵呵~
朱英台:请问你知道综合楼在哪儿吗?
梁山百:我也正在找呐.
朱英台:一起去啊.
梁山百:好,走.(两人下,找到教室坐下)
(马文才上,打扮不像学生,嘴里叼着着烟)
马文才:小人马文才,家住苏州城边,家中有房又有田,金钱上万千,老爸来当官,生活乐无边,熊掌鹿茸,鱼翅海鲜,吃过何止一百遍,一百遍,谁知我心间仍有一遗憾,今年二十三,却从未把美女手儿牵.朱家有女初长成,于是上门睹芳颜.谁知那朱英台,胆大心细目无天,隐瞒身份把书念.为求此红颜,惟有大胆无畏追上前,一边读书篇,一边追红颜,任凭风雨意志坚,定要把她手儿牵,手儿牵.
(院长上,两人相遇)
院长:这位同学.
马文才:干嘛?
院长:看你这身打扮还像是个学生吗?居然还在教学区抽烟,给我掐了.
马文才:关你屁事,你又不是院长.
院长:巧了,在下正是.
马文才:啊?(变结巴了)院……院长,您抽烟!不……您喝茶。
院长:哪来的茶?
马文才:那您吃糖。
院长:胡扯!
马文才:对不起,对不起。请您原谅,我是新来的,没想到遇见院长大人,小的真是一叶障目,人眼看狗低呀!
院长:什么!
马文才:小的狗眼看人低。
院长:快给我滚。
马文才:是……是。
(马文才找到教室进去)
马文才:啊,英台!我可找到你了,你不知道自从上次见过你之后我是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你阿。噢,英台,给我一次机会吧。
朱英台:变态!
梁山百:怎么又出一个这样的人。
朱英台:粱兄,换个位子。
梁山百:我……我也怕同性恋的。
朱英台:叫你换你就换。
马文才:英台,给我一个不跟你坐的理由。
朱英台:需要吗?
马文才:很需要!
朱英台:是你逼我的噢。
你的脸太大,挡住了我的阳光。
马文才、梁山百:啊??

第三幕 学校
背景音乐加旁白:哈佛学院的生活多姿多彩,梁山百与朱英台志趣相投,渐渐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他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旁白的同时马文才指使两个流氓去教训梁山百,梁山百跑。朱英台见到后拦住两人,拿出一叠钞票,手一挥。两人反过来去打马文才,马文才跑。
另一场景:梁山百在扫地,朱英台见状过去抢过梁山百的扫帚扫,马文才过去又抢过朱英台的扫。朱英台与梁山百朝马文才挥手拜拜,一起去玩了。
(音乐停。三人坐教室,院长正在上课)
院长:今天我们继续讲解诗歌,我国古代诗歌向来讲究惜字如金。我先即兴赋诗一首,你们要仿照我的例子每人即兴作诗一首。听好了……(半天)高山啊,好高!
众人:(半天)完了?
院长:完了。
朱英台:这也叫诗?
院长:怎么不是?
马文才:嘿嘿,院长您实在是高深莫测呀,此诗惜字如金,以最短的字句描绘出山的最大特点,高!实在是高。
院长:那你们就以此为例开始作诗吧。梁山百你先来。
梁山百想想:长江啊,好长!
院长:(点头)不错不错,观察深刻。
(朱英台不会,梁山百轻轻在耳边说了几句)
朱英台:哦,院长。我的是大海啊,好大!
院长:不错不错,有气魄!马文才,轮到你了。
马文才:我……我……
院长:我什么我,快点。
马文才:诸位啊……
院长:我们怎么了?
马文才:好猪!
院长:混帐!这都作的出来看来这课是没法上了。对了梁山百,叫你负责的那个将要代表学院参加比赛的话剧《梁祝》排练的怎么样了?
梁山百:没——
马文才:(抢过话)没问题了,院长。
院长:那好,你们先演一遍给我看看。
梁山百:这……
院长:快,演一遍。
(三人慢吞吞的站起来)
院长:开始吧。
梁山百:英台,我爱你,所以我希望……希望……
(梁山百忘词,朱英台提醒)
朱英台:你幸福。
梁山百:你幸福。如果忘掉我能让你过得开心一点,我情愿离开你,可是……可是……可是……
院长:好了好了,下一句。
梁山百:下一句……下一句是什么?
朱英台:(提醒)就算你能忘记我。
梁山百:哦,就算你能忘记我,我也一定会忘了你的。
朱英台:你好狠心啊,你怎么能就这样离开我,你是不是……是不是……外面有其他女人了。
梁山百:错了,错了。
院长: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呀?
马文才:祝英台,你快跟我回去拜堂,不然我杀了你全家,把你卖去当妓女。
朱英台:马文才,你说什么?
马文才:这不是台词嘛。
朱英台:你敢再说一遍。
马文才:要不我给你做牛做马,如果你不满意的话就把我给卖了?
院长:停!你们几个瞎搞什么?就这也能上台?梁山百,你是负责人,罚你把台词抄五百遍,明天交给我。
梁山百:院长!
(马文才偷笑)
朱英台:院长,要罚就罚我,台词是我说错的。
院长:那好,两个人都罚抄五百遍。今天就抄完,不抄完不许回去。(马文才与院长下)
(朱英台与梁山百一边抄,一边聊天)
梁山百:真不好意思连累你了。
朱英台:这有什么,大家兄弟嘛。梁兄,你怎么还没有女朋友?
梁山百:哈哈,在这个学校怎么找。
朱英台:呵呵~说的也对哦。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梁山百:恩……没想过。就像你这样的。
朱英台:阿?(吃惊)
梁山百:我是说像你这样仗义的。
朱英台:哈哈
梁山百:不过看你的样子如果是女孩子的话也一定是个美女。我想我一定会喜欢你。
朱英台:真的?
梁山百:我什么时候骗过兄弟,不过不可能拉,我们都是男的,哈哈。
朱英台:对,对,不可能的。

第四幕 学校
梁山百:今天马文才这小子约我来这里干什么?有什么事啊?
马文才:哎!梁兄。
梁山百:马兄什么事这么重要?
马文才:梁兄,实不相瞒,有个秘密我一直以来很想告诉你,你可要受住了。
梁山百:什么大不了的事,说吧?
马文才:你有没有发现朱英台有点不正常。(语气往上)
梁山百:(学马的语气)不正常?我还觉得你有点娘娘腔(语气往上)
马文才:我说真的梁兄,英台她是女——的。
梁山百:哈哈哈。笑话。她是女的?我还是人妖呢!
马文才:不和你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她是朱氏集团懂事长的女儿。如假包换
梁山百:(眨巴眨巴眼睛)你待会儿不会又跟我说你是某某部长的儿子吧。
马文才:(一脸正经):你说对了,我爸爸正是靠开小卖部起家的,然后一夜暴富。
梁山百:还是暴发户的儿子。
马文才:但英台确实是朱嘉诚的独女,绝不骗你,骗你我不是人。
梁山百:你本来就不是。
(朱英台上,一副女儿身打扮)
朱英台:他没有骗你,我确实是女的,是朱嘉诚的女儿。
梁山百:你们是合伙来玩我的吧。(晕倒,马文才扶助)
朱英台: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
梁山百:那你为什么到今天才告诉我?
朱英台:因为今天我不得不告诉你了,明天恐怕我们就要说再见了。
梁山百:怎么回事?你要去哪里?
朱英台:(示意梁山百)让他走开,我想和你单独说。
梁山百:哎呀,这里好亮啊。
(马文才没反应)
梁山百:今天这里的灯光是不是太亮了,麻烦灯光师关掉一盏。
(马文才还是没反应)
朱英台:(很干脆的拿出手机)喂!如花吗?这里有人等你相亲。
马文才:(突然从茫然中醒悟)不……不会吧?那个如花
朱英台:对,就是那个如花。她说她五分钟之内赶到。
马文才:救……救,救,救命呀,我先走了(跑下)
梁山百:说吧,灯灭了。
朱英台:你还记得你说过的话吗?
梁山百:什么?
朱英台:你说如果我是女的,你会喜欢我。
梁山百:是的,我记得。
朱英台:那你喜欢我吗?
梁山百:喜……欢。
朱英台:谢谢,可是……
梁山百:可是什么?
朱英台:我,明天就要去美国了。
梁山百:为什么会这样?
朱英台:这次没办法了。父母意见一致,我们全家都要移民去那里。我也要去读音乐硕士。
梁山百:怎会这样?难道这就是有缘无份吗?
朱英台:是的。谁叫你是梁山伯,我叫祝英台呢?这是上辈子就注定的。
梁山百:不,我不要梁祝,我不要这样的结局。我只要你能和我永远在一起。
朱英台:山百,命运总喜欢捉弄人的

  • 如果您发现我们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告诉我们.
  • 本站所选文章由网民提供,文章内容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